内容正文

不得不说在这个世界上最强有力的杀伤武器就是原子弹,比如在1945年美国扔到日本的那两枚原子弹,一个是“小男孩”,一个是“胖子”,它们让当时的日本瞬间变成了人间地狱,由此可见原子弹在爆炸之后造成的惨烈场景是极其悲壮的,人的血肉之躯在这种强大的武器面前也都变成了蝼蚁。

就是这样厉害的武器,竟然有科研人员曾经敢徒手掰开原子弹,最终出现了DNA断裂,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活死人,到底是什么样的科研人员会冒死做出这样的举动呢?

原子弹变成“恶魔核心”,徒手掰开DNA断裂

原子弹自从被研发之后,真正被投入使用的就是美国向日本广岛和长崎分别投放的"胖子"和"小男孩",这两枚原子弹在顷刻间把两座城市化为平地。事实上,当时的美国在预备了另外一颗原子弹在日本投放,但因为日本很快就宣布了无条件投降,所以才幸免于第三颗原子弹的轰炸,而这枚没有被派上用场的原子弹最后直接被带回到了美国本土,放入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当中,变成了科研人员研究的对象。科研人员打算把它用于测量核心临界状态的实验。

那么在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里的科研人员研究的临界实验到底是什么呢?

其实任何的临界实验都是有危险性的,它是一种测定核裂变物质临界点的方法,钚在临界点将变成超临界状态,此时发生的链式反应将释放致命辐射。在被重新进行实验时,这枚没有派上用场被遗弃的核武器,还意外收获了"恶魔核心"这个恶名。放置实验室里的"恶魔核心"一直在蠢蠢欲动,等待自己的杀戮的机会。而当时负责这项实验的第一个科研人员哈利.达格利恩,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因为一次操作的失误会变成"恶魔核心"的第一个杀戮目标。

1945年8月21日,达格利恩吃过晚饭后独自回到实验室继续测试核裂变物质临界点。其实这个测试非常简单,恶魔核心就好像一个金属球,被一堆碳化钨金属块围上,因为恶魔核心具有辐射性,碳化钨就可以将中子反射回去,而一旁有一个测量仪器,如果核心即将到达超临界状态,测量仪器就会发出警报,达格利恩的工作就是把类似砖块一样的碳化钨一块一块的放在上面。

但是正当达格利恩准备放第六块砖的时候,因为仪器突然报警,达格利恩手一滑,碳化钨直接砸在了恶魔核心上,恶魔核心瞬间发出蓝色闪光,释放出大量的辐射,达格利恩的本能反应是,用手马上把碳化钨块拿出来,但是辐射已经瞬间穿透了他的手和身体,赶忙叫上其他同事去了医院,但也已经为时已晚。

由于核辐射力量非常强,达格利恩收到了510雷姆的中子辐射照射,导致他在未来的25天里,就好像一个活死人,全身皮肤溃烂,溶解,内脏出血,最终因救治无果,达格利恩离开了人世!

“恶魔核心”让美国失去了一名重要的科研人员哈利.达格利恩,在他意外离世后,这场实验并未叫停,由他的同事物理学家路易斯·斯洛廷继续接任。

斯洛廷是一位充满野心胆子特别大的人,他对临界实验直接进行了改进,核裂变的钚球心不变,但需要把之前的碳化钨反射层改成了由两个铍制半球壳组成的反射层,改造后的临界实验原理和此前的是一样的,这次只是通过上下两个铍制半球的合并,来控制中子的反射量。换句话来说,在正常情况下,这两个铍制半球是绝对不能合为一体的,否则就会命丧黄泉。

为了防止这种合并情况的发生,科研人员在两个半球之间放入了垫片把两个半球隔开,在斯洛廷眼里他对此不屑一顾,因为嫌麻烦,每次做实验的时候斯洛廷都没有带任何的防护措施,仅用一把螺丝刀。

偶然的一天,当斯洛廷继续像往常一样演示一个相似的临界实验的时候,他不小心把螺丝刀滑了一下,铍半球罩掉落了下来,已经达到超临界状态的“恶魔核心”再一次释放出蓝色闪光,斯洛廷意识到自己犯下致命错误,为了防止时代进一步恶化,他快速推开反射器,把两个铍制半球徒手掰开,还在最后一刻在墙上画下了出现意外时同事们的站位。

但他和其他几名实验人员仍受到了强烈的核辐射影响,医生在他的病情报告中描述到了他的这种严重辐射损害就是像受到了三维晒伤,DNA断裂,皮肤溃烂。不久之后,路易斯·斯洛廷也离开了人世。短短数月,两名科研人员都命丧黄泉,最终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停止了临界实验。

人体DNA 断裂是怎么回事?

在我们的人体内,除了拥有重要的器官组织以及代谢循环系统外,DNA也是我们体内最重要的物质,可以说它就是一个审判官,主宰着一个人的生老病死。

简单来说,当一个婴儿从呱呱坠地开始,随着年龄的增长,孩子越来越像他的父母,这就是我们经常说的遗传基因,也是DNA,它又称脱氧核糖核酸,是四种化学碱基组成的生物遗传物质。

DNA拥有着自我复制的强大功能,在复制过程中,随时都会发生DNA断裂的情况。DNA断裂主要有两种因素造成的,其中一种就是外源性因素,也是我们俗称的外部因素,比如像物理方面的紫外线,核辐射,还有化学方面的化工原料,还有生物因素造成的。

而内源性因素指的就是正常细胞代谢产生的有害物质。那么,DNA断裂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呢?它可以直接造成遗传基因的改变,引发多种遗传病,肿瘤等。可以说,DNA断裂是随时随地都会发生的,不过它的断裂和修复是同时存在的,比如睡眠对DNA的修复有着重要的作用。不过,当DNA遭受到了严重的断裂的话,仅靠睡眠修复恐怕是难以做到的。就像这名科研人员达格利恩,受到了严重的核辐射影响,靠睡眠修复DNA,无异于是天方夜谭。

徒手掰开原子弹,真的会阻止一场核爆炸吗?

那么斯洛廷徒手掰开原子弹,真的阻止了一场核爆炸吗?在前面,我们提到斯洛廷是因为螺丝刀滑落在铍半球上,导致铍元素在瞬间释放出辐射,让整个实验室都深处于蓝光之中,这是核反应释放出来的大量热量,毕竟它的整个过程和原子弹核裂变是相似的。

但其实在斯洛廷掀开上半球之前,因为已经达到了临界值,这些材料发生热膨胀,变得不在那么紧密,瞬间脱离了临界状态,所以就算斯洛廷没有掀开上半球,恶魔核心也不会爆炸。

每一项的科学实验研究都充满了风险性,尽管世界各国都在三令五申要求按照标准规范操作实验,但还是会发生一些意外,夺走无辜的生命,作为科研人员一定要以此为戒,重视科学安全条例,在安全的环境进行实验,在保障自己的安全前提条件下,才能造福他人!

亚投彩票平台,亚投彩票官网,亚投彩票网址,亚投彩票下载,亚投彩票app,亚投彩票开户,亚投彩票投注,亚投彩票购彩,亚投彩票注册,亚投彩票登录,亚投彩票邀请码,亚投彩票技巧,亚投彩票手机版,亚投彩票靠谱吗,亚投彩票走势图,亚投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亚投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